三十差一:你是否也是怀念童年的80后?(29岁人生感悟)

三十差一:你是否也是怀念童年的80后?

在29岁的开头,孔丙己思绪万千,他站在二楼开始惆怅,三十年快要过去,他发现自己一如记事起那样落魄。然而,更让孔丙己心酸的是,情况似乎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他扔掉烟头,自言自语的说:某些方面上,这个世界大概永远都不会变。

孔丙己的悲伤源于一次窘境引起的回忆。孔丙己小的时候,至少在记事起的小时候,羡慕成了他童年最惨痛的两个字。孔丙己小的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慢慢的吹到了这里,伙伴家里有了电视,傍晚伙伴看动画片的时候,孔丙己却只能在煤油灯下听妈妈唠叨家常,他羡慕不已,心想要有了电视就整天整天的看,尤其是夏天,中午也不去捉知了了,到菜地摘根黄瓜,边啃边看武侠,那是什么都换不来的。过了几年,孔丙己家终于也有了电视,尽管是一台亲戚送的旧电视,孔丙己可以稍微神气,可以和伙伴讨论同一个电视剧,最重要的是,可以自己掌握遥控器。平等总是暂时的,伙伴家里很快有了彩色电视,孔丙己的羡慕死而复生,而这次他关于彩电的幻想终究没能实现,他记不清家里什么时候有的彩电,但记得请的是那还是一台别人送的旧机器。

孔丙己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当然,那个时候这点似乎没能成为骄傲,谁也没有因为他成绩好而高看他一眼,毕竟年年缴不清学费的穷小子无缘无故扇他一巴掌他也不能怎么样,当然,这事也是发生过的。当时,孔丙己想,妈的,等我长大了你老了,我会扇回去的。孔丙己长大了,二十多岁的时候,他遇到过那个人一次,孔丙己怨气已消,打算一笑泯恩仇的时候那人的车呼啸而过,弥漫的灰尘像极了当年那一巴掌。孔丙己想,妈的,等我买了车,我会怼上你的。后来,孔丙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当然,孔丙己至今也没买得起车。这都是无关紧要的,孔丙己每学期都会拿着奖状回家,尽管考几分的伙伴都有玩具,孔丙己也没有因此向父母邀功买玩具,毕竟棍子打在身上的疼能压的住玩具的吸引力,这不怪父母的无情,贫穷谁也不想的。让孔丙己最难受的还是开学,一是孔丙己从来没有做完过寒暑假作业,二是他总是不得不比伙伴晚去一个星期,反正去了也白去,没交学费他是领不到课本的。后来孔丙己还是领到了课本,不过老师每次点名催学费的时候,他总是抬不起头。可气的时候,孔丙己并没有特别珍惜这些自卑换来的课本,暑假开始不到半个月孔丙己的课本全都成了伙伴们的纸板板了。这是让孔丙己最为崩溃的,伙伴们不仅有电视看,有玩具玩,打纸板的技术他也无法企及。有一次,孔丙己甚至直接将一本彩色的思想品德书输给了伙伴,他憋红了脸说:你给我留着,下个暑假我要赢回来。

孔丙己记忆里最后一次欠学费是在初一时候。那是2002年,孔丙己第一次看到了手机,外面的世界什么样,他什么也不知道。去报名的那个下午,因为欠了100多块老师让他回了家,孔丙己坐了一辆三轮摩托,那个开摩托的老头后来开上了四轮,而孔丙己再也没有坐过。第二天,空手去学校的时候,老师没有说什么,只是孔丙己靠前的座位被人占了。三年后,孔丙己以全班第二的成绩考去省重点,那个6月,是孔丙己这一生最让人看得起的光辉岁月了。

再后来,孔丙己骑着摩托车,后座挤着孩子和老婆,那些初中毕业再也没读书的同学开着车一趟一趟的把他甩了老远,扑面而来的尘土让孔丙己睁不开眼睛,他停了下来,揉到眼泪留下来。老婆说,买个头盔吧,要黑色面罩的。儿子说,爸爸,你怎么开这么慢啊?

孔丙己快三十了,他分不清是世界变得太快还是自己跑的太慢。他把价值观放在水里洗了又拧干,可总是擦不净瞳孔前沾着的灰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