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征文高中佳作:给新冠病毒的一封信

给新型冠病毒的一封信

新型冠状病毒:

你好!

没有想到吧,你竟然会是2020年给武汉、给中国的第一份磨砺和历练。我说得这样轻松和心平气和的背后,掩藏着的是对你已知和未知力量的深深恐惧。

你就像随着除夕夜的漫天花火,洒向整个中国大地。然而不同的是,烟花照耀如白昼,挥洒给人世间新年的希冀与祝福;而你正站在对立面,播种下恐惧、焦虑和悲伤,将白昼也笼罩成不见黎明、永无止境的黑夜。

17年前, SARS疫情爆发,它或许是你的前世。那年,我才刚出生,还是父母抱在怀里的婴儿。关于那场疫情的故事也都是从他们口中听说而来。“街上人人带着口罩”“新闻广播里感染、死亡人数不断攀升”“许多医护人员也因此殉职”……

这是灾难,也有人把它书写成史诗。柴静在《看见》里叙述的故事,追忆了在隔离门后与家人挥别的护士眼噙泪水的画面。如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又都一幕幕重演。

而今年,2020年,我即将成年,我要带着我的勇气和信念,去观察,去思考你带给整个社会或细微或笼大的变化。

抛开这些大话,我想推心置腹地告诉你,我也很怕你。

在你的威胁面前,人们有的露出恳求、祈祷的嘴脸;有的宣泄胆怯、四处逃窜避难,犹如《巴黎圣母院》里可悲的移民,祈求圣母的庇护。更恐怖的是,随着春运汽笛鸣响的那一刻,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你,走向家乡。是“不可控”给人们的心理防线施压,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彻底点燃人们的恐惧。

17年过去,科技医疗、管理预防都不再同日而语,但终究还是无法抹去疾病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的自然铁律。我不能谴责从武汉来的患者,那是我面临疫病也许会做的同样抉择。求生,是人之本能。

疫情征文高中佳作:给新冠病毒的一封信

你把我的日子揉碎成末日的等待,耳边少了许多节日该有的喧闹。但我知道,所有人在畏惧你的同时,背后默默手握希望的利刃,只待时机到来,齐手挥向你的胸膛。

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前赴后继:母亲科室被抽调的年轻女医生还来不及擦干眼泪,便收拾行囊和心绪奔赴与你对抗的前线;医者钟南山再次领衔抗新冠科研组,誓死与你决一死战;有更多的人戴上口罩,那是削弱你力量最微薄,也最不可或缺的力量……求生是人之本能,而黑格尔所说“向死而生”更是人更深邃的生命内核、更浩瀚的人性银河。

加缪在《鼠疫》中写道:“即使世界荒芜如瘟疫笼罩下的小城奥兰,只要有一丝温情尚在,绝望就不至于吞噬人心。”所幸我身边还有父母搜集来的口罩,特制的鸡汤和许多有用没用的中药。我知道,不止是我一个人面对这疫情,还有整个家庭、整座城市、整个国家与你抗衡。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新型冠状病毒,你可能会揭开人性中面对死亡最软弱无能的一面,但我们也会竭尽全力,以人性中勇敢、坚强、同情、博爱的闪光一面来面对你,携手将你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迎来属于我们的春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