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征文高中佳作:微曦破夜

微曦破夜

姜以沫趁着休息的片刻望着窗外的景色,漆黑的夜包围着灯火微亮的医院,给人一种压抑感,周围较往日相比有些吵闹。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容易,每天忙前忙后,为的就是想要控制住疫情,想想当初父母送自己上车时的模样,她真是有点不忍心。

姜以沫看了眼时间,距离调休时间结束还有五分钟。她们每天除去睡觉吃饭的休息时间不过一个小时,而且还是分成两次,早上晚上各一次。三十分钟,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过是几句家常的时间,可是对于姜以沫她们来说,这可是每天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她的父亲是一位大学教授,以沫这个名是从相濡以沫这个成语里面取的,她的父亲希望她以后能够找到可以和她相濡以沫的朋友。刚刚得知疫情前线缺少医务人员消息的时候,父亲就希望她能够报效国家,驰援一线,可母亲心疼她,死活不让她去,母亲说:”我就你这么个女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过?”父亲在一旁也没有办法,想要劝一下母亲,可母亲根本不听。

一阵凉风吹来,姜以沫打了一个寒战,该回去工作了。她回到隔离区,熟练地穿好防护服,戴好口罩,看着四周的战友们,芸芸众生在一身防护服之下没有什么不同。以沫平静地走进病房,身上散发着好似一位巾帼大将带领千军万马讨伐敌军时的自信光芒。

刘大妈是一位武汉人,当得知自己患病之后,刘大妈不仅没有恐慌,反而非常平静,每天配合着以沫她们的治疗,有时不怎么忙的时候还和她聊一下家常,让人感觉好像她根本没有患病似的。刘大妈每天和以沫经常说的话就是”以沫啊,你都这么大了,还没有对象吧,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一下啊?”搞得以沫每天和刘大妈聊天的时候都挺不好意思的。刘大妈的儿子是一名军人,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刘大妈每天都很想念儿子,可是她从不主动联系,因为她不想让儿子担心。

以沫刚刚走进病房,刘大妈就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去一下,以沫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

“以沫啊,你们这里能不能打电话?”刘大妈悄悄地问道。

“可以,阿姨您想您儿子了?”以沫轻笑着问。

只见刘大妈脸一红,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是怕......怕那小子担......担心我,以前他每个月都要和我通一次电话。”

“好,我知道他担心您,等一下,我去帮你拿电话。”说完,以沫就走出了病房。

走廊上,大家急急忙忙地小跑着,看似毫无秩序,可实际上却是井井有条。以沫拿着电话走进病房,刘大妈的眼睛里发出兴奋的光芒,眼光一直落在电话上。以沫突然感觉有一点好笑,可好笑背后却有着无尽的感动,以沫快步走上前去,将电话递给刘大妈,并让刘大妈注意小声一点。刘大妈用双手接过电话,熟练地拨着电话号码,待电话接通后,压低声音说了声”喂”,以沫悄悄地往后退了退,静静地观察着刘大妈打电话时的神态。”原来,天下的母亲都一样。”以沫的脑海里慢慢地浮现出这句话。

在以沫出发去武汉的前一天,母亲异常地没有说一句话,以沫不知道父亲用什么办法说服了母亲,但母亲异常的表现让以沫有点不知所措。这样的气氛一直到了深夜,以沫躺在床上睡不着,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一点害怕的,毕竟疫情那么严重,可是医者仁心,教导她的老师曾经对她们说过:”干我们这一行的,战争从来都是悄无声息地来到我们身边,我们平时的责任就是防止战争的发生,可是一旦发生了,我们必须冲在一线,不管干什么都不能让战争突破我们的防线,我们不能倒下和退缩,因为我们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家庭,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是我们都有同一个根系,那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以沫还记得当时她激动得浑身发抖,从那以后,以沫便把这段话当做她的座右铭。

突然,她的房间门被打开,以沫赶紧闭上眼睛,她不想让父亲担心,可是发出声音的竟然是母亲,母亲叫了她几声,见以沫没有回答便又把门轻轻地关上。正当以沫准备松口气时,旁边却发出了母亲的声音。

“你这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啊,从你小的时候开始你就没让我少操心,现在好了,我以为我可以不怎么担心你了,可是现在看来你准备让我担心你一辈子。唉,还记得你小的时候......”母亲一直在以沫旁边回忆着以沫小时候的事情,一边回忆,一边却流着眼泪。以沫默默地将头埋在被子里,她害怕自己会动摇,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

不知道过了多久,母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不准备让你去的,那里多危险啊!可是国家安危重于泰山,当年你外公在非典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前往一线,现在也该轮到你了。”母亲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房间里又恢复了死寂。

疫情征文高中佳作:微曦破夜

“妈妈不是不明白国家安危重于泰山,妈妈只是舍不得你,妈妈怕失去你,你可是我的心头肉,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活下去,你父亲明事理,表面上他不怎么担心你,可实际上每天躲在他的书房里抽烟,一抽便是一晚上,他看起来很坚强可实际上他连我都不如。”片刻的沉寂后母亲轻声说道。以沫在被子里早已泣不成声,可是她死死地压住哭声,竭力不让哭声变大。

天逐渐亮了起来,母亲默默地离开了房间。这个晚上,一家人,彻夜未眠。上车前,以沫没有回头,她害怕看见家人样子后自己会忍不住留下来,她们是第一道防线,也是绝对不能倒下的防线,她不能退缩,因为背后是千千万万个家庭。

“以沫,以沫。”刘大妈小心地喊着以沫的名字,以沫连忙将思绪拉了回来,走回刘大妈旁边。刘大妈对以沫说了句谢谢后便睡下了。刘大妈只是轻微症状,所以以沫不用一整晚守着。

以沫走到病房外,还有其他的工作等着她,她还要去门口等待病人,随时做好准备,以免出现意外。医院门口,灯光早已黯淡下来,以沫看着有点黑暗的周围,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心里的害怕,可现在不一样,她的战友早就做好了准备,那里灯光灿烂,她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可此刻却聚集在一起,全是为了她们背后的家人。以沫突然觉得周围不那么暗了,她快步走向她们,将黑暗甩在身后,奔向那光明的检查点。

在这漆黑的夜里,以沫不会再害怕,因为她知道晨曦终将刺破黑夜。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安静,暂时远离喧嚣的以沫感觉到了轻松,每天高强度的工作确实令她这个刚刚工作没多久的新人吃不消。可是她却不抱怨,她甚至有一点开心,因为她帮助了很多人。

这时,以沫感觉一点不对劲,他的战友似乎很兴奋,以沫有一点疑惑,发生了什么能够令一向严谨的战友们如此高兴。以沫走上前去,隐隐约约听到战友们声音。

“你确定吗?今天确实没有?”一位战友急切地问道。

“真的,我找早上值班的人问过了,确实没有。”另一位兴奋地回答道。

“没有什么?为什么大家这么兴奋?”以沫感到疑惑,她连忙走到战友身边。

“以沫,你来了!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位战友拉着以沫兴奋地说。

“怎么了,这么高兴,姐姐你找到男朋友了?”以沫开玩笑道。

“比这个还要令人高兴,今天我们医院接诊人数首次为零。”

“真的?”以沫兴奋地问道。

“真的,姐姐我还能骗你不成,我刚刚找值早班的姐妹们问过了,早上没有病人,下午到现在是我们几个值的班,我们也没有接诊到病人。”

以沫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大家团结在一起,这么久的奋战终于有结果了。此刻,以沫兴奋的眼泪在眼睛边打转,可是她却竭力忍住,不让眼泪流出,因为眼泪会把护目镜打湿,这样她就不能工作了。

“不要松懈,今天还没有过去,我们还要加油!”她们中年纪最大的护士说道。以沫连忙摇了摇头,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

过了几个小时后,以沫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一整晚,她和她的战友们坚持了一晚,为的就是让自己亲眼见证到这奇迹的一刻。一位战友发现了以沫的不对劲,想让以沫去休息,可以沫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去,她要和战友们一同见证着奇迹的到来。

随着第一抹晨曦的到来,天边的黑暗被狠狠地刺穿,以沫望着这美丽的景色,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她好像望见人们不用戴着口罩,行色匆忙地走在大街上,而是有说有笑的漫步在这第一抹晨曦里。

这时,战友们兴奋的笑声将以沫唤醒,以沫轻微地摇了摇头,她想把刚才脑子里美丽的景色记下来,她望着天边的晨曦,想像着刚才的景色。

回到屋里,以沫并没有马上休息,她拿起电话,拨通了母亲的电话,窗外,阳光已经完全刺破黑夜,以沫又回想起了刚才的景色,她相信那个景色会确确实实地出现在她面前,正如同这抹晨曦一样,终将会刺破黑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