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随笔佳作:至爱——来日许你温暖,为你在雨里打伞

至爱——来日许你温暖,为你在雨里打伞

最近一次相见,大抵是在两个月前,可在我支离破碎的记忆中,不过是瞬间而已。

我出生那年她才19岁,也就是说,在我满地乱爬的时候,她还在最好的年华。那时她只有在周日洗完衣物做完家务后,才会穿起一条黄色的连衣裙,在镜子中反复比弄。我才明白,在这个年纪步入家庭与婚姻,束约了她,她仍渴望有最好的自己,只是执着地为他沦落,在等待中让沧桑爬满脸庞。

生活恐怕让她再难相信努力便足以挽回谁。那年她背着我在路灯下,下雪了也还在等,等他输光所有,等他发着怒火向我们走来,至今我才知道她如何挨家挨户找到他,怎样被他在半路上抛下,又怎样度过的那些日子。她离开那天,我并不明白为何,可出于本能,知道她要消失不见了。我没能将她留下,离开于她而言亦或是一种解脱。

后来她在很温暖的炉火旁抱着我,她谈起,泛着泪光,谈起离开后她在何处安家,谈起离规定还有多少天我们又要分开,谈起离开后她如何不舍……在这个年纪,她本应才找到所爱,却已经不再相信了。我提着一袋零食,让她为我换上新衣,再次等待他的车在视野中出现,她在远处望着我,以何种神情躲闪着望着我。离开了,我又等待很久,很久,再次看到她,脑海中浮现某一天后,我们又将分离。

我变得愈加温顺,因为我害怕被抛下,我害怕在这短暂的相聚中她发火,我不要她不开心。后来我明白,人有时候就是这样,遇到再大的事自己扛,忍忍就过去了,听到身旁的人一句安慰瞬间完败。原来,怕的不是冷漠,怕的是突然的温柔;怕的是不是吃苦,而是身旁的人为你难过;怕的不是孤独而是辜负。

高中随笔佳作:至爱——来日许你温暖,为你在雨里打伞

我也学会考量别人的感受。我落泪,奶奶也会落泪,所以我学着忍耐;我暴怒,父亲也会暴怒,所以我学着压制。

那年冬季生病,我真开心,换药的地点在她家不远处,我便在病好前寄在此处,等着病好了被归还,她便日夜守在我身旁,问我下一餐饭要吃点什么,问我还疼不疼。病好了也就离开了,只是还能在吞吐的火舌中看见她的脸颊,发呆时看她向我走来。我收集了好多笑话,一个一个背下来讲给她听,她笑了,我很开心。

她离开后,很多人说着相似的话语,有着相似的嘴脸。我很尴尬,在他们横飞的唾沫星子之中,我相信她仍爱我,因为我还爱她。我期待下一次相见,我想告诉她,他们指点些什么,后来发现她的难过,我便闭口不提,听到了,也就忘记了。

只是学着更为坚韧,只要学着更加自律,似乎听到我那些所谓懂事的话语,她便认为我长大了,少了一份担心。

步于而立之年,她在另一个家,有了属于自己的温暖,守着另一个生命的破土发芽与成长。她不再穿连衣裙了,在路边穿着休闲的衣服跟人讨价还价,我也不会提着那么多零食了,自己坐公交车便能回家。人像铅笔,从最初锋锐不止,然后被一点一点磨平。

我很心疼,她将一生付出陪伴与守候,我却不能使她温暖。

那次深夜,路面很滑,她在去取奶粉的路上翻了车,伤得很疼。她静卧在床上,告诉我今晚要自己煮面吃,要做数学卷,我却不敢靠近,说我也很疼,我也想问她下一餐要吃些什么,因为这恐怕又会打扰她。

她对我一直严厉,从未听过她对我的鼓掌,我拼着,渴求一份认可。我终于明白,我的生命在爱我的人眼里有多么重要,我的爱有多长,我的牵挂便有多长。

上下求索,你是我一生的至爱。这一世带来诸多抱歉,来日许你温暖,来自掌心的关怀,为你在雨里打伞,还有你的连衣裙。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