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考场佳作:有你真好

有你真好

那时我读小学,由于小的时候不是很懂事,所以即使家庭条件不好,我们都会在上学前要一些零花钱,而她则比我要 ‘耿直 ’得多。她不停地反抗 ,好像那本来就属于她的一样,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而我只是站着,默默地看着她,却别有用意。母亲实在受不了她的“无赖”,出手教训了她,但惩罚无果,最后还是掏出了钱给她,而我也坐收了渔翁之利。

小小的我们就独自呆在家里,父母远在异乡务工,而那两个哥哥赴远方求学。那一次大哥回家,给了漆黑狭小的屋子增添了久违的暖意。都说长兄如父,对于我们何尝不是如此。那个暑假我们不停地对大哥撒娇,尽情地享受一个孩子应有的宠爱。到了晚上,我们三挤在一张小小的床上,她在我的脚边,而我则抱紧那个如父的长兄,慢慢地踱进只有欢笑的梦乡。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哥走了,在他走的同时,也带走了那两个孩子的爱。黑夜在我们的不情愿中还是到来了,笼罩着这个静谧的小山村,席卷一切生灵,我和她在大哥刚走时耐不住寂寞,受不了别离的苦楚,她说:“你想不想大哥?他不知到了没有?”我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她却哭了,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她的双颊滑下,我不知她为何哭,可能是内心空虚,可能是心灵恐惧,毕竟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极其残酷的,我佯装安慰她:“别哭了,明天会好的。”我也哭了,从啜泣声中变到呜呜的哭声,在那个夜晚,我俩抱头痛哭在一起。

高中考场佳作:有你真好

上了中学,由于我的屡次获奖,使她在母亲眼中的形象变差了许多,或许没有我她会好过一些。有一次母亲来了电话,说着说着母亲开玩笑:“你的成绩那个样子,初中毕业就出来吧。”但母亲小小的玩笑却触伤了她敏感的心灵,她由此沉默,尽管母亲在电话那头叫着她的名字,她仍然沉默 ,忍受着内心的委屈。我知道,她此时很想爆发心中的不满,但她不能,因为她知道她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勇气。我于是接过电话,对着母亲说:“老妈,你这样做太伤人了。”但母亲却毫不知情地说:“我只是和她开个玩笑。”或许这在成人的眼中真的只是个玩笑,但在这个内心单纯的孩子心中,它就是一种伤害。她把头埋在枕头里,不住地抽泣,埋怨道:“既然生下了我,为什么对我这么不负责。”

现在我俩都上了高中,第一次彼此分开,尽管她的学校就在我的对面,但我们还是很长时间才能见一次面,而每一次见面,我都和她散步在操场上,把我在学习中获得的成就和遇到的挫折和她分享,也静静地听她倾吐这段时间的经历,我们都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相互见面,相互打趣。我还记得她有一次认真地对我说:“老弟,好好努力,咱们家就靠你了。”我知道,这句话意味深长,我应和着她,陪她送走那天边的夕阳,送走我俩曾共同经历的辛酸,送走那无数个无助的日日夜夜,那最孤独时不离不弃的陪伴。

现在她在为她的高考做准备,和她通电话时,我常对她说:“老姐,加油,我会以你为榜样的。”是啊,这么多岁月我们曾一同走过,任时间消逝,任事物易迁,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老姐,有你真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