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欣赏与点评:红狐

今天1分,明天10分(14)

红狐

我是一只白狐,静静疑望静静孤独,我怀着曾经笃定的誓约在这里等待。只剩四天了,四天后,就是我与她偕老终身的日子。我所站的峭壁下是大片大片开得火红娇艳的曼珠沙华,如她的毛色,似血。

我爸是个猎人,一种破坏自然残害生命真真切切让我厌恶的职业。四天前,他从西藏带回一块狐皮。刺眼的红色,附着干枯的血迹。看到狐皮的瞬间,巨大的惊恐无助从我心脏蔓延开来,无法遏制。那晚,我做了个梦,梦中一只红狐静静地躺在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上。大片的红色,分不清是花,是毛色,亦是血。

短篇小说欣赏与点评:红狐

度日如年的四天,我等来的却是一场灾。那日,我站在峭壁上,内心是无以言喻地沸腾与激动。之后,我看到了那抹红色,不紧不慢地踱着方步从山下走来,抬着高傲的头颅,脖颈上的白毛若隐若现笑了,笑容清澈而妩媚。正当我陶醉于此时,倏地,一声枪响划过静谧的天空,精确无误地落在了脖颈那抹白色上。刹那,世界失去了声音,铺天盖地的红色向我奔涌而来,吞没我的,血色的鲜红…

我爸死了,就在今天,卖狐皮的路上,车祸。奶奶坐在炕沿边,拍着大腿嘶里竭底地哭喊:"作孽啊,这都是报应,报应…"说真的,我爸的死对我毫无影响,他只不过是个让我厌恶的杀戮者罢了,他只是个让我在同学中失去了尊严的无能的男人罢了。只是,我要回西藏的老家了。没有了经济来源,诺大的城市竟容不下落魄的两人。

睁开眼的一瞬,看见了她的面容。青涩却干净的脸庞,微微笑着,柔嫩的小手抚过我的白毛,痒痒的却使我涌动着一股温暖。第一次,我放弃了对人类的抵触和敏感。我开始眷恋那种笑容,即使.我深知,这只是一场劫。

初到这荒无人烟的小山坡,见到的场景如虚幻的梦境。大片大片火红娇艳的曼珠沙华上躺着一只白狐,它的腿受伤了。在散发着诡异死亡气息的花田上,纯身的白色使它如同天使一般,静静的,有些孤独。它睁开眼后,我对它笑了。

她和年迈的老人住在花田边的小木屋里,采树果、野菜为食,常常帮助受伤的动物。她总是静静地望向远方的天空,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一股高傲决然。这总让我想起红狐,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低声嗥叫,她的妩媚笑容,以及她庞大的野心。

我和白狐竟成了朋友。它常来花田静静地卧在那里,听我唱歌。这使我枯燥可怜的生活增了一点乐趣。可我从白狐身上闻到了浓烈的红狐皮的味道,载着父亲死亡的气息。

奶奶越来越老了,她总是慢慢地走岀小木屋,坐在花田上晒太阳,面容安详而美好。午后的阳光懒懒地洒在老人的脸上,投下好看的阴影。我猜,女孩快要离开了,可是,我想要离住她。

我要离开了,离开这个贫穷的小村。奶奶死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白狐环坐在她的腿边,构成一幅宁静深远的图画。离开的那早,白狐用炽烈而哀怨的目光凝视我。我们中间,隔着一大片曼珠沙华,如同刚来这里时那般火红娇艳。我别过头去,不让它看见我滚滚的热泪。我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这不是我喜欢的未来,我要到大城市,过荣华的生活。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我开始用嘴撕裂我身上的狐皮。起初我就预感,她是猎人的女儿。某些时候,他们看到想要的东西时不顾一切的目光如出一辙。我继续撕扯着,剧烈地疼痛使我颓然倒在花田上,血混着泪汩汩而下。我以为我可以留住她,然而我错了。她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背影是那么坚决地向前。夕阳西下,残阳映红了天边,如同红狐,如同我被血染红的毛色,如同大片正开得火红娇艳的曼珠沙华,如同那个梦境,无声地落幕。

很多年以后,在看过那么多悲欢离合,体味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之后,我选择了回西藏支教。我终于意识到,即使物质生活再荣华,也填补不了精神文明的空虚。在那里,我见到了很多狐。可是,再也没有一只狐像白狐那样,依恋地踡在我的腿边。有一天,一只红狐受伤了,我走过去伸手想帮它包扎。然而,狐的牙狠狠咬住我的手,传来一阵混沌的痛。它一瘸一拐地逃离了。那些痛尖锐地刺在我的手上,刺进我的心里,巨大的悲凉与悔恨湮没我于荒野。我才意识到:

有些感情,一旦错过,就注定归入流年,回不来。

伤口流岀鲜红的血,顺手臂而下,像极了梦里红狐的毛色。

平时 1分

今天请大家挤出1分钟左右的时间,浏览一篇初中学生的短篇小说,你能指出它文中的一点亮色吗?

高考10分

短篇小说欣赏与点评:红狐

水滴石穿,今日的赏析、点评就是为他日在高考中多拿10分。

抛砖引玉

本文是短篇小说,具有保护动物的主题,结构比较艺术化,真需要细阅读才能理解。

快来说说你的意见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