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赏评:镜中人

镜中人

她小心地放松面部紧绷了一天的肌肉,朝向镜子,看着镜中疲惫的自己,胡乱洗了一把冷水脸,感觉浓烈的睡意散了许多。抽出一张面膜仔细地贴在脸上,她感觉仿佛是结束了一天的使命般,终于放松下来。她闭上眼,那夜的黑浓稠却有月光照进她的屋子,走在她呼吸均匀的面庞上,照在还未来得及摘下的面膜上。

她累极了,忘记了今夜同事们举行的party。她是新来的,她怎么能忘掉这个极其重要的机会?于是她又着急换上衣服,拿上面具准备出门。哦,对了她是要去参加一个,一个名为万圣节舞会实为面具吐槽会的party。在那儿,没人在意她是谁,因为没人知道她面具下的容貌,所有人都是假面,所有人互相打探互相隐瞒。

作文赏评:镜中人

她正发呆,寻思着是先去喝一杯装高冷,还是直接走向人群直入主题,一位风度翩翩的西装男走了过来。他身穿一套灰色西装,戴一具极简单的白色面具,邪魅的气息顿时吸引了她。他们彼此寒暄着,都偷偷打量着对方,心思各异。

西装男∶"可爱的女士,不知有无荣幸共舞一支?"她心里窃喜,但好奇的是语气熟稔仿佛熟人,什么也没说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不知什么原因,两手交握时,她感觉他轻轻地笑了。她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敏感多虑。没再多话,他们融进了美妙的舞曲中。

他先打破了沉默,"刚来那里的前几天,感觉一切还很新鲜。很多以前从未接触的东西都摆在眼前。"

她在心里笑了笑,很不屑,如此easy事,还有什么是驾驭不了的?于是她说∶"没关系啦,那些东西确实有些难搞,平时多想想应该就解决了吧。"

他也不慌不忙,"倒是还好办,主要是不太习惯,那么你怎么样呢?"

她不想回答,因为这两天的疲惫,她只想默默掩盖装作很轻松,所以她说∶"噢,我吗?上班不思进取,回家只顾刷屏,偶尔想想业绩,没有办法。"

他笑笑,"这样的环境不让安逸人有出路。原来的好友真是令人怀念啊,你不觉得吗?他们那样好。"

她在心里不以为意,因为有时遇见也只寒暄几句。只是她觉得他的口气似曾相识,一语中的,说中了她几天来的心结,读心术一般道破了某种隐藏了太深的东西。她惊,敷衍两句:"有点儿吧,偶尔见面,甚是想念。"

他:"也是,有些人就不同,他们可以不顾及内心的爱好,飞蛾扑火般毁灭自己,因为他们就没有爱好。"

她心里别扭了一下,几乎逃离,等碍于礼节还坚持说:"有可能是伪装吧,谁都不是弱者。"

他哀怨的脸色,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说:"是啊,他们活像机器人,带上面具而放弃了自己的灵魂。"

她转身欲走,她的脑海里反复回放着他的话,心里有个声音越来越大,指责着她的伪装。她不想承认,他们互相指责,嘲笑彼此的面具。

他从角落里拿起一把吉他,灯光忽地聚焦,他轻轻和着:

"在熟悉的异乡 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

穿过鲜花走过荆棘 只为自由之地

一直到现在 我才突然明白

我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借我孤绝如初见

借我不惧碾压的鲜活"

她合上眼,轻轻漾出笑意。阳光温暖,照在她初醒的脸。她看着镜中穿着灰色睡裙的自己,仿佛散着些邪魅的气息。她恍然大悟,笑着拍拍自己,"宛如庄周梦蝶,不知我是蝶还是蝶是我,还是西装男。不过没有关系,因为他们本是同根,相煎不急。不过就是镜像里的我。"她随手拿开掉在枕头上早已干掉的面膜。你别笑,阳光下的梦魇早已消失,所有虚伪已澄清。这面具,难道你就不熟悉吗?

快和孩子在评论区点评一下吧

今天请大家挤出1分钟左右的时间,浏览一篇高中学生的来稿,这是一个爱好文学的作者,你能评点一下吗?水滴石穿,今日的赏析、点评就是为他日在高考中多拿10分。

作文赏评:镜中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