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英雄

九死一生

韩月季是我岳父,老人生于1922年,1994年去世。他的经历非常传奇,是我心中的英雄。他于1940年6月加入中共八路军夏县康支队二大队,1942年月任康支队八大队中队长,1944年任56团6连一排排长,1947年在24旅七十一团四连连长,1947年5月在七十二团二营任副营长,1948年在24旅七十二团任营长,1948年9月——1951年5月在180师540团三营任营长。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一生九次负伤,身上有好几块弹片在火化后才清理出来。1940年6月到1953年8月共负过九次伤:

第一次1945年10月份,在山西候马市隘口沟山上与敌人战斗中,右大腿受伤住院半年伤口才好。

第二次在1946年8、9月份,国民党进攻我们根据地,在山西夏县马家庙大山战斗中。

第三次在1947年3月份攻打山西临猗县攻城战斗中右小腿被敌手榴弹打伤,住三个月医院治好出院,

第四次在1947年10月份攻打运城2号碉堡战斗中右背肩被敌枪打伤住院6个月才治好出院

第五次在1948年4月在临汾战役中,在临汾东关挖地道时,被敌人炮弹把头部和左肩膀打伤住院5个月,出院时左胸部还有七块炮弹皮。

第六次在1948年9月,在晋中小店战斗中,被敌人手榴弹把左右腿打伤住院一个月出院

第七次在1949年12月份打西南战役中,我们攻打小门关战斗中,右腿被敌人炮弹打伤,住院三个月出院

第八次在1951年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我师被美帝包围,上级下命令突围中,自己右肩膀负伤,但也没突围出来,来到一个大山沟里养伤,一面还继续领导失散的战士们打游击.

第九次在1952年在朝鲜一个大长山上打游击被美帝包围,把右小腿打伤,被敌人抓住而被俘。

下文是我于1992年整理完成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段回忆录,老人不允许有一点想像。写完后一直没有机会发表,今天利用头条发表出来,作为对父辈的一点纪念。

《 祖国永远在我心中 》

我心中的英雄

抗美援朝战争已结束许多年了,我作为一个从美军战俘营回来的志愿军战士,一提起抗美援朝战争,就想起了我们在美军战俘营为争取回国而进行英勇斗争的悲壮画面,就想起了那些在斗争中牺牲的同志们,我觉得我们在美军战俘营的斗争是我们民族史上的不可抹灭的一页。

l 9 5 1年初,在抗美援朝战争激烈进行的时候,我们6 0军全体将士怀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告别四川,来到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当时我任180师540团3营营长。

五次战役负伤被困敌后

我们一入朝,就参加了第五次战役,战役结束后,我们l 8 0师担任掩护任务。在执行任务中,我们陷入重围。我在带领战士们突围时,中弹昏倒在地,子弹从我的右胸穿过。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山风把我从昏迷中吹醒,望着空旷的山野,发现自己己和部队失去了联系,成了一只孤雁。下一步怎么办?当时我想,祖国在北方,同志们在北方,只要有一口气,我就要回到北方,回到三八线以北。凭着这个信念,我忍着伤痛.,精神好点,就往北方突围。天天爬山翻沟,渴了,喝口山沟里的水,饿了,以野草充饥,困了,就在草丛中躺一会儿,有点精神就继续向北前进,我一心想早日回到同志们身边,回到自己的部队。在向北前进中,我碰见了2 0军的一个新战士叫赵风合,他见到我很高兴,说有了依靠。这时,我鼓励小赵说:"咱们只要向北突围,一定能回到大部队。"小赵见我浑身是血迹,衣服和伤口粘在一起,行动困难,就蘸着山泉水给我泡软血迹,脱下衣服,发现伤口溃烂,生了许多蛆。小赵给我洗净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后说:"您现在不能活动了,不然伤口就会感染的,咱们就在这里休养几天吧。"我虽然急于回到部队,但身不由己,就点头同意了。我们在一片被炮火打得只剩下焦木枯桩的树林里,发现了被入遗弃的一点食物,凭着这点吃的,我们在山里休息了几天,我觉得伤口稍微好些,就领着小赵继续向北方突围。

坚持大长山

一天,我们突围到一座大山前,这山很大,我们称它"大长山"。在它北面,敌人受到我军强有力的抗击,不能继续北进,于是,在这里扎下了大本营,我们在敌人后面没法通过,便钻进"大长山"的山沟中打游击,等待时机和部队会合。

在这山沟里,我们先后遇到一些突围被阻到这里的战友,有我师炮团营教导员王金风,通讯员李元兴,5 4 0团的教导员张合顺,5 3 9团的组织股长贾跃先,5 3 8团9连连长陈有材等3 0多入。这么多部队的同志在一起,为了统一行动,我们成立了一个临时党支部,大家推举我担任支部书记。根据当时的特殊情况,我们制定了几条纪律。

l、忠于党,忠于祖国,决不向敌人屈服;

2、平时有组织地分散活动,等下次战役打响,我们寻找机会回归部队;

3、无论谁,万一被俘,决不出卖同志,决不暴露住处。就这样,我们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隐蔽起来,朝鲜的崇山峻岭成了我们的天然屏障。

我们在山沟中碰见两个藏在山中的朝鲜人,他们也在等下次战役时,好回到北朝鲜去。我们在山中发现了老百姓逃离前藏起来的一些粮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好用这些粮食来充饥,从而解决了我们的吃饭难题。

深秋,寒风阵阵,严冬就要来了。为了渡过冬天,我们有些入住进了小山洞,有些人挖个小地洞。洞里面铺上干草来住。寒冷也奈何不了我们。

大长山受伤被俘

5 2年2月,我们在严寒里盼望着春天,盼望着大部队能早日打回来。就在我们咬紧牙关盼望着春天的时候,那两个朝鲜人投降了敌人,并带着敌人来抓我们。那天早晨,我爬出坑准备做早饭,发现被敌人包围了,就向山下跑去,想冲出敌人的包围。美国鬼子立刻向我开枪,我中弹倒地,被美国鬼子拉到山下。

保守密秘

我被送到敌人前方指挥所,当天黑夜,美国鬼子便派人来审问我:

"你是哪个军的,哪个师的?"敌人问。

"我刚参加志愿军,不知道。"

"你是哪的人?"

"我是东北安东市上中人。"

"哪个团的?"

"7 0团的。"

"团长叫什么?"

"我不认识。"

"营长叫什么?"

"营长姓李,叫什么我不知道。"

敌人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我叫刘吉,是营长的马夫,营长上山打仗走了,我牵着马掉了队,见你们的人来了,就把马扔了,钻进山沟。"我机智地骗着敌人。

当时,我几个月没刮胡子,头发乱蓬蓬的,敌人信以为真,便给了我一个卡片,上面写着7 0团,刘吉,马夫。

审完后,敌入把我送到釜山第一伤病战俘收容所。

被自已人审查

我落入敌人手中以后,首先想到我可能革命到底了,刘胡兰,方志敏,夏明翰等许多英雄人物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决心向他们学习,以死报效党和祖国,决不给党旗抹黑。

来到釜山第一收容所,当天晚上,有个人在黑暗中悄悄问我: "啥时被俘的?"

"刚被俘的。"

"你是哪个团的?"

"我是7 0团的。"

"干什么工作的?"

"喂马的。"

"叫什么名字?"

"刘吉。"我用以前的话回答他。

黑暗中,我听到这个人"嘿"笑了一声。接着,他又俯到我耳边说:"我是540团特务连排长关永德,我听出了您的声音。"

这个关永德我很熟悉,打仗很勇敢,是共产党员。没想到今天他又"审"了我一次。

"你也没能突围出去?"我拉着他的手小声地问。

"敌人把我们重重包围,我们几个人弹尽粮绝也冲不出去,被敌人打伤后抓住的。"他接着又说:"这个地方有坏人,不安全明天我想办法让你和我住在一起,好吗?"

我高兴地同意了。第二天他通过曹友和敌人联系,我安排到了他们的那个房间。

成立自己的组织

晚上,房里值班的美国人走了,他和曹友就向我介绍起这个战俘收容所的情况。

曹友会外语,给大家当翻译。他原是志愿军40军侦察排排长,在掩护其他同志时被俘。被俘后,他利用外语特长和敌人打交道,做战俘的工作,有勇有谋,是一个坚强的好同志。他给我讲了不少各战俘营的情况:讲了巨州岛上7 2、76等战俘营中坏蛋横行霸道的罪行,讲了第一收容所中以伙食小队长为首的—部分叛徒正在依仗着美军的后台,明目张胆的大肆活动,妄图控制第一收容所的战俘。形势很严峻,我了解到这些情况,立刻感到战俘营是一个特殊的战场。在这里,不仅要和美国鬼子斗,还要和叛徒特务斗;不仅要自己敢于斗争,还要团结广大战俘一起英勇斗争.我对关永德和曹友说:"革命先烈面对敌人的枪口面不改色,认为'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不怕牺牲,勇敢的起来斗争,做党和祖国的忠诚战士。"

他们听了我的话,对我说:"您是领导,我们听您的指挥,您领导我们干吧。"

当时,我们认为必须成立自己的组织,把大家团结起来,拧成一股劲,才有力量和敌人开展斗争。这个组织叫什么名称好呢?我们进行了反复研究,因为这个组织既要便于吸收广大进步战俘参加,又必须接受党的领导。曹友提议叫"爱国青年小组",这个名称可以把我们的战士都吸收进来,我们都认为这个名字取得好,就定下来了,"爱国青年小组"由我任总负责人,领导成员由曹友、关永德等组成。

这时,夜深人静,我们三个人都很激动,谈论着以后的斗争计划。曹友这时庄重地向我们提出要求,要我们在斗争中以—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地要求他,如果认为他合格,请发展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我和关永德都很感动,认为有必要成立党支部.以便发展那些对党无比忠诚的同志。于是,我便担任支部书记。关永德负责组织工作。我和关永德商定。做曹友的入党介绍人,对曹友进一步进行培养考验,经过进一步的斗争再吸收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曹友向我们发誓.一定要更加勇敢的和敌人斗争。

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一收容所的党组织和"爱国青年小组"都成立了。

打开局面

第二天,我们就开始在战俘中工作,发展"爱国青年小组"成员.关永德和曹友向大家介绍我这个负责人时说:"他是部队的—个马夫,跟首长多年,有经验."当时,就有人悄悄议论:"这个刘吉肯定不是马夫。人家排长、连长有的是,都没有出头,他就敢出头,一定是个干部,我们都听他的。

我冒着暴露身份,受到敌人迫害的危险,仍勇敢地和关永德,曹友他们一起进行动员工作。那些热爱祖国,敢于斗争的同志很快团结在我们的周围。"爱国青年小组"这个组织迅速壮大,人员发展到一百多人牢牢掌握了第一伤病战俘收容所的斗争主动权。第一收容所的形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成为我们的天下。

为了更好地同敌人进行斗争,我们还千方百计的加强了同朝鲜战俘的联系,沟通了和其它战俘收容所的秘密联系。

准备斗争

l 9 5 2年4月初,敌人召集各战俘营代表开会,代表回来向我汇报说敌人要开始对战俘进行单独甄别。在此之前,我们已从秘密渠道得知:和平谈判开始了,在对战俘如何遣返的问题上,敌我双方互不让步。从而使停战协议不能签字。我们一收容所远离其它战俘收容所,消息全凭秘密渠道,我们还从秘密渠道得知:有些战俘营的叛徒特务加紧反共活动,强迫战俘在去台湾的请愿书上签名,甚至,给战俘身上刺字,写反动口号,让他们无颜回国。由此看来,敌人可能要对我们进行进一步审查。

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几个领导人碰头开会,研究下一步的对策,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粉碎敌人的"甄别"阴谋。首先我们派代表告诉敌人:"我们第一收容所的全体人员坚决反对甄别,一致要求回大陆。"并且向敌人递交了坚决反对甄别的书面抗议书,让敌人限时给予答复,但是敌人的态度非常生硬,无视我们的正义要求,一定要对我们进行所谓的"甄别"。

根据这种复杂的形势,我们秘密地与第三、第六伤病战俘收容所取得了联系,准备和敌人进行一场殊死大流血的战斗,来捍卫我们回国的权利。

我们还从物质上、思想上、和组织上、人的精神上都做了准备工作。

我们在一收容所:首先进行思想动员,向大家指出,这场斗争是对每一个战俘的考验,希望全体同志能够经受住这一场血与火的考验,忠于党,忠于祖国,做好牺牲的准备。

经过动员,大家同仇敌恺,群情激昂。许多人向我们表示要以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的荣誉,让党组织在斗争中考验他们。还有些人说,如果他们牺牲了,请组织把他们的情况汇报给祖国……大家决心和美帝斗争到底。我们听了以后,对夺取这场斗争的胜利充满信心。

在这个时候,我们秘密地吸收曹友,王洪度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殊死抗争

为了公开和敌人斗争,我们把把全体战俘编成了一个大队,我让关永德担任了大队长,下面设了几个中队,由立场坚定、斗争性强的同志担任中队长,还专门设立了纠察队,由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组成,每人都准备了武器(木棒,匕首,石头)我们还制作了几面五星红旗,画出了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的像。

一九五二年四月十五日清晨7时,我们几个收容所的战友同时和敌人开展斗争,我们的纠察队员天不明就在铁丝网内站上了岗,守住了大门,不允许敌人进来。我们在铁皮房上刷写了大标语,这些标语是;"坚决反对甄别战俘!""反对虐待,屠杀战俘!""反对侵略朝鲜!""毛主席万岁!""金日成万岁!"这些标语是用中,英,朝文写成的。 以后,我们在房顶上升起了几面五星红旗,全体战友在铁丝网内进行游行示威,我们把游行队伍集中到铁丝网大门口向敌人抗议,坚决反对美帝甄别阴谋。走在游行队伍前面的同志们举着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的画像,我们跟在后面,边走边喊口号。游行队伍最后面是化装成的美国总统杜鲁门用绳子拉着李奇徽.李承晚等仆从国首领,做抱头鼠窜丑态,志愿军战士在后面用鞭子赶,这些人都经过化装,前胸后背都用中,英文写着他们的名字,化了装的战俘们表演得维妙维肖。

敌人惊恐万状,立刻调来许多部队和坦克把铁丝网团团围住,准备对我们进行血腥镇压。战俘收容所离市区比较近,所以,许多外国记者赶来拍照,老百姓也过来围观。

我们全体战俘面对敌人的枪炮,毫不畏惧。按照事先的计划,游行完了以后,集中到大门前,我们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召开了"反对甄别大会"。战俘们从容不迫的走到前面揭露美军对战俘进行甄别的反动目的,控诉了美帝虐待屠杀战俘的滔天罪行。讲完后,我们就唱革命歌曲:"国际歌""跟着毛泽东走","解放军进行曲"高喊口号"坚决反对审查!","毛主席万岁!","打倒美帝国主义!"。

这天,我们有组织,有秩序的抗议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美军当天没敢镇压。

下午三时,国际红十字会的代表来了,让我们降下红旗,不要开会,明天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为了做到有理、有利,我们第一天的斗争就结束了。

在我们刚开始大张旗鼓的准备斗争时,那个公开叛变的伙食小队长见大势已去,溜出了铁丝网,再也不敢回来,拣了一条狗命。 从这一天我们开始公开抗敌,斗争,敌人就断绝了粮食,药品的供应,妄图用饥饿,伤病来征服我们。

我们利用一切机会鼓动大家,让全体战俘不要被敌人吓倒,准备迎接更严峻的斗争和考验。

第二天早上七点,国际红十字会并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我们又组织大家开始进行抗议游行,升国旗,喊口号。这时,美军露出了吃人的面目,向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战俘开枪,当场打死,打伤十多位战友。

敌人的残暴并没有使我们屈服。我们一边由救护队员把伤员和烈士的遗体抬回来。把他们的血衣挂在铁丝网上,用它来揭露美军的暴行。一面继续在大门口向敌人进行抗议。在这种针锋相对的时刻,国际红十字会的代表姗姗而来,要和我们进行谈判。他们让我们的代表出去和他们谈判。当时,我看出这是一个阴谋,主张不出去。曹友说:"为了揭露敌人的阴谋,我出去和他们谈判,你们一定要领导大家把这场斗争进行到底。"这位我们刚刚吸收的共产党员大义凛然的走出铁丝网,结果一出门就被敌人扣留了。(后来曹友说,敌人把他作为战犯关押起来,用尽酷刑,威逼利诱,吃了不少苦)敌人这样做,就是想通过抓走代表恐吓我们,过到破坏瓦解我们反甄别斗争的目的。看来,当时的国际红十字会其实是美帝的帮凶。

敌人的失信,更进一步激发起我们的义愤,使我们的斗志更加坚强。

敌人断绝了食物供给,想用饥饿征服我们。为了和敌人斗争到底,我们第三天决定不搞游行了,除了纠察队继续站岗以外,让其他人在房里静静地坐着,保存体力。

我们没出去游行,敌人却搞开了攻心战,在铁丝网外,摆了许多饭食诱惑大家,并用架在铁丝网内的大喇叭向战俘喊话,煽动战俘往外跑,不要受共产党当官的控制。并说无论谁跑出铁丝网就可以吃到东西,呆在铁丝网里就是死路一条。

在敌人的煽动面前,大多数人立场坚定,但也有个别人,怕我们继续坚持下去受到敌人的镇压,产生了动摇,讲怪话,有几个战俘受其影响,在夜里,偷偷爬出了铁丝网。出去后,敌人问:"你们出来干啥?"

"我们是为了吃饭。"

"你们要到哪里去?"

"我们要回中国。"跑出去的几个人回答。

斗争结束后,敌人又把他们放了回来。

我们发现了这些情况,立即采取行动,我们把个别讲怪话的人找来,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警告,他们才不敢再乱说了。另外,我们派出纠察队员用石头把敌人的喇叭都给砸坏,不让敌人进行煽动。为了鼓励大家的情绪,我们指挥大家唱革命歌曲,用歌声来和敌人进行斗争,并向敌人提出口头,书面抗议,抗议美军无理扣押我们的谈判代表,坚决要求美军放回我们的代表,坚决反对甄别战俘。

曹友被扣押后,我们又决定让关永德做我们的代表,和敌人继续进行交涉斗争。

第四天,有些重伤员在饥饿中死去了。我们活着的人都饿得眼睛发黑,那时,战俘营里有水,饿极了我们就去喝一口水,喝一口水眼睛就亮一下,一不喝水眼睛就发沉发黑,这时,敌人又要和我们谈判。关永德就在铁丝网内和敌人谈判。重申我们坚决反对甄别战俘的态度,坚决要求放回被扣的代表,敌人仍不同意,我们就用绝食和敌人仍在较量中。

为了把这场斗争进行到底,我们这些领导人到各房间去看望伤员,鼓励伤员们为了回到祖国的怀抱坚持斗争下去,不少伤员竟不顾伤口感染,振作精神拍起手来,表示坚决和敌人斗争到底,敌人不答应我们的正义要求,我们决不停止斗争。

为了让斗争能坚持更长久,我们把敌人发的破皮鞋全部都集中起来,洗净后放在大锅里煮多煮几次,煮得软一些后,分给大家吃,让大家增加一些体力。我现在还清楚地记着吃到嘴里全是油漆味,但我们都把它吃下去了。还有的人饿得没办法,就把棉花破布吃了。

斗争胜利

第五天,敌人又派红十字会代表来谈判,他们的条件软了一些,说不对我们第一收容所进行单独甄别了,集体甄别一下就行了。

但我们坚决反对,我们告诉他们,审查是对我们人格的侮辱,我们都是志愿军战士,理所当然要回到中国,绝不答应进行什么审查。谈判又没有结果。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面对这铁一般坚强的集体,敌人不敢再较量了,怕大批战俘死去,在国际上影响不好。第八天,敌人终于答复了我们的条件,不审查你们了,但要移动地方。我们认为斗争目的达到了,才停止了斗争,我们以巨大的牺牲赢得了反审查斗争的胜利。

战友重逢

在釜山第一收容所反甄别斗争胜利以后,我们300多名战友被转移到巨济岛"70"号战俘营,当时,这是一个空的战俘营。过了几天,釜山第三收容所2 0 O多名战友在张合顺的领导下,也被送到"7 0"号战俘营。

我和张合顺是老战友,战友重逢,特别激动。我们交换了斗争经验,认为应该对反审查的斗争进行一下总结,统一大家的思想。于是,我们召集5 0 O多名战友开了个大会,我们向大家讲了两点,一是这次斗争我们胜利了,这次斗争中,一些同志英勇牺牲了,他们敢于斗争的精神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他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我们要向烈士们学习,和敌人开展更勇敢的斗争,决不向敌人屈服。敌人可以夺取我们的生命,但是永远不能征服我们的意志,我们坚决反对甄别,我们一定要回到祖国怀抱。另外,我们的流血斗争直接配合了板门店谈判的斗争。我们用实际行动揭露了敌人的谎言,向祖国和世界人民表明了我们忠于党、忠于祖国的赤胆忠心,党和祖国是理解我们的。通过这么一动员,大家和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更坚定了。

力量汇集

我们在70战俘营呆了几个星期,5 2年6月中旬,敌人又把我们转移到济州岛602回国集中营。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团政委赵佐端,还有魏林、杜岗等领导同志,共有300来人,他们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在602回国集中营里我向赵佐端、魏林、杜岗等领导同志汇报了我们在釜山第一、三战俘收容所斗争的情况和"爱国青年小组"的组织情况。他向我们介绍了他和一些同志建立"共产主义团结会"的情况,并建议我们把"爱国青年小组"合并到到共产主义团结会"这个组织中来,由"共产主义团结会"统一领导,我坚决服从他的意见。赵佐端政委于52年6月27日在602回国集中营召开总委会议,在此次会议上我被增选为"共产主义团结会"委员,赵佐端同志担任总委会书记,原来"共产主义团结会"有10个委员,加上我后就有了11个委员。后来根据斗争形势,我们把大家分成几个大队,我担任了一个大队长。

6月底,敌人把武装部队开过来,把我们押到济州岛第八战俘营,这个战俘营又分为l 0个小铁丝网,每个铁丝网5 O 0多入,我被分在第3号铁丝网,"共产主义团结会"安排我担任第3号铁丝网战俘营大队长,王金风任文化教员,统一接受"共产主义团结会"的领导,坚持为回国作斗争。

在第八战俘营我们被关押了—年多。在这一年里,让我最难忘的是两次升国旗斗争。1 9 5 2年8月1日,为了纪念建军节,"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决定用升国旗,唱国歌的方法来纪念这个节日,命令我所在的3号营发升旗信号。八一清晨,我营发出信号之后,十个战俘营同时升起了五星红旗,革命歌声回荡在战俘营上空。在我们升旗、唱歌,开始斗争后,敌人立刻调来部队,开来坦克进行镇压,向各营打毒气弹,喷射硫酸,许多人被烧伤,为了保卫国旗,保卫斗争成果,到了预定时间,我们降下国旗,宣布斗争胜利结束。

信仰在心

我现在还能回忆起当即时我们唱的一首歌的歌词

革命的红旗高空飘扬

我们的鲜血写下了美帝的血腥罪状

敌人越残暴

我们更坚强

拳头顶住刺刀

意志顶住机枪

臂膀靠着臂膀

胸膛铸成铁墙

保卫我们的国旗啊

打击敌人的疯狂

仇恨结成力量

血债要用血来还偿

万恶的美帝逃不出世界人民的手掌

新中国的男儿英雄事迹天下扬

革命的红旗高空飘扬

英勇的烈士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上。

担任"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会书记

1952年十月一日就要到了,为了庆祝中国人民的伟大节日,表达对祖国的忠诚,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决定再次用升国旗,唱国歌的形式和敌人进行斗争。这次由7号营担任发信号的任务。十.一清晨,随着7号营发出的信号,十面红旗又同时升起,这次敌人恼羞成怒,立刻调来部队,开枪镇压,许多同志流血牺牲。

十·一斗争后,"共产主义团结会"的领导人不断被敌人抓去,为应付十月一日斗争之后的严峻形势,10月中旬,总委会进行了一次改选,总委会提出候选人名单,由各分号分委常委投票选举,按票数多少补选了三名总委副书记,在紧急情况下继续领导斗争。三名副书记按名次为韩月季、贾跃先、徐益生。53年7月3日,当时总委书记顾则圣同志被敌人扣留,总委领导又进行了新的增补调整,决定由我代行总委书记职务,贾跃先、徐益生、张城垣、王金芳为总委副书记。我们这届"共产主义团结会"的同志们负责了朝鲜停战前后战俘交换过程中对朝鲜人民的告别和祖国人民控诉敌人暴行的组织工作。确定张城垣同志任"中国被俘人员控诉美军虐杀暴行委员会"主任,有理有节地和美帝斗争开展斗争,一直到回国为止。总委会领导人前后累计37人。

回到祖国

我们回到祖国的怀抱后,党对我们在战俘营的斗争进行了肯定,认为我们对党和祖国一片忠心,恢复我的党籍、军籍,为了让我更好地投入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特地送我到山西荣誉军人学校学习文化知识,荣校毕业后,我选择到山西最艰苦的晋北地区建筑公司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力量,在工作中多次被评为省、市优秀共产党员。现在回想起这段历史,我感到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回国斗争的胜利,是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党,有强大的祖国做我们的坚强后盾,是因为我们对党,对祖国无比热爱,无比忠诚。历史已经证明,将来还将证明,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我们相信党,坚持党的领导,我们就能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胜利永远属于共产党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