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导语】李清照闺怨诗大多都描摹细腻,刻划入微,缠绵绯恻、沉郁感人。几乎所有的诗人都写过这方面的诗篇,而且不乏名篇佳作,而李清照的这首确别具一格。下面为大家带来李清照的闺怨诗:《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欢迎大家阅读。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宋代】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译文】 荷已残,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深深的凉秋。轻轻的脱下罗绸外裳,一个人独自躺上眠床。仰头凝望远天,那白云舒卷处,谁会将锦书寄来?正是雁群排成“人”字,一行行南归时候。月光皎洁浸人,洒满这西边独倚的亭楼。 花,自顾地飘零,水,自顾地漂流。一种离别的相思,牵动起两处的闲愁。啊,无法排除的是——这相思,这离愁,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注释】 红藕:红色的荷花。玉簟(diàn):光滑似玉的精美竹席。 裳(cháng):古人穿的下衣,也泛指衣服。 兰舟:此处为船的雅称。 锦书:前秦苏惠曾织锦作《璇玑图诗》,寄其夫窦滔,计八百四十字,纵横反复,皆可诵读,文词凄婉。后人因称妻寄夫为锦字,或称锦书;亦泛为书信的美称。 雁字:群雁飞时常排成“一”字或“人”字,诗文中因以雁字称群飞的大雁。 月满西楼:意思是鸿雁飞回之时,西楼洒满了月光。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意思是彼此都在思念对方,可又不能互相倾诉,只好各在一方独自愁闷着。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意思是,眉上愁云刚消,心里又愁了起来。

【创作背景】这首词的创作时间,是一个首先要辨明的问题。根据题名为元人伊世珍作的《琅嬛记》引《外传》云:“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有的词选认为,此说“和作品内容大体符合。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鉴赏】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领起全篇。一些词评家或称此句有“吞梅嚼雪、不食人间烟火气象”(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或赞赏其“精秀特绝”(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它的上半句“红藕香残”写户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对清秋季节起了点染作用,说明这是“已凉天气未寒时”(韩偓《已凉》)。全句设色清丽,意象蕴藉,不仅刻画出四周景色,而且烘托出词人情怀。花开花落,既是自然界现象,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凄凉独处的内心感受。这一兼写户内外景物而景物中又暗寓情意的起句,一开头就显示了这首词的环境气氛和它的感情色彩。

上阕共六句,接下来的五句按顺序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的是白昼在水面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处境,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思念。词人独上兰舟,本想排遣离愁;而怅望云天,偏起怀远之思。这一句,钩连上下。它既与上句紧相衔接,写的是舟中所望、所思;而下两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则又由此生发。可以想见,词人因惦念游子行踪,盼望锦书到达,遂从遥望云空引出雁足传书的遐想。而这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遐想,不分白日或月夜,也无论在舟上或楼中,都是萦绕于词人心头的。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这首词上阕的后三句,使人想起另外一些词句,如“日边消息空沉沉,画眉楼上愁登临”(郑文妻孙氏《忆秦娥》),“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晏殊《诉衷情》),“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秦观《减字木兰花》),以及“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李煜《相见欢》),“玉楼明月长相忆”(温庭筠《菩萨蛮》),“明月,明月,照得离人愁绝”(冯延巳《三台令》),其所抒写的情景,极其相似。如果联系这首词的起句,还令人想到李益的一首题作《写情》的七绝:“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词与诗都写了竹席,写了月光,写了西楼,同样表达了刻骨的相思,对照之下,更觉非常相似。

词的过片“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启下,词意不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其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香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华、爱情、离别,则给人以“无可奈何花落去”(晏殊《浣溪沙》)之感,以及“水流无限似侬愁”(刘禹锡《竹枝词》)之恨。词的下阕就从这一句自然过渡到后面的五句,转为纯抒情怀、直吐胸臆的独白。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二句,在写自己的相思之苦、闲愁之深的同时,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种相思与闲愁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补充和引申,说明尽管天长水远,锦书未来,而两地相思之情初无二致,足证双方情爱之笃与彼此信任之深。前人作品中也时有写两地相思的句子,如罗邺的《雁二首》之二“江南江北多离别,忍报年年两地愁”,韩偓的《青春》诗“樱桃花谢梨花发,肠断青春两处愁”。这两句词可能即自这些诗句化出,而一经熔铸、裁剪为两个句式整齐、词意鲜明的四字句,就取得脱胎换骨、点铁成金的效果。这两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相思”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其深化,则诉说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消除”,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笼罩深愁,此情就当然难以排遣,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这首诗的结拍三句,是历来为人所称道的名句。王士禛在《花草蒙拾》中指出,这三句从范仲淹《御街行》“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脱胎而来,而明人俞彦《长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两句,又是善于盗用李清照的词句。这说明,诗词创作虽忌模拟,但可以点化前人语句,使之呈现新貌,融人自己的作品之中。成功的点化总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变化原句,而且高过原句。李清照的这一点化,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王士禛也认为范句虽为李句所自出,而李句“特工”。两相对比,范句比较平实板直,不能收醒人眼目的艺术效果;李句则别出巧思,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样两句来代替“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的平铺直叙,给人以眼目一新之感。这里,“眉头”与“心头”相对应,“才下”与“却上”成起伏,语句结构既十分工整,表现手法也十分巧妙,因而就在艺术上有更大的吸引力。当然,句离不开篇,这两个四字句只是整首词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非一枝独秀。它有赖于全篇的烘托,特别因与前面另两个同样工巧的四字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得益彰。同时,篇也离不开句,全篇正因这些醒人眼目的句子而振起。李廷机的《草堂诗余评林》称此词“语意超逸,令人醒目”,读者之所以特别易于为它的艺术魅力所吸引,其原因在此。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赏析】词的上片主要描述词人的独居生活。红藕香残玉簟秋是以点带面的写法,给读者描绘了一幅词人眼中的余香袅袅的秋景图。荷花已谢,虽仍留有残香,却不免透出秋的冷落与萧条。玉席也已凉了,秋意渐来,秋凉渐浓。中国的文人自古就悲秋,更何况是独守空闺的女词人呢?怎能不让她倍感孤独寂寥、怎能不思念远行的丈夫呢?

为排遣心中的愁绪而轻解罗赏,独上兰舟。一个独字而意境全出:曾经是夫唱妇随,曾经是携手并肩,曾经是举案齐眉,而现在却是茕茕孑立,形单影只;举目四望,相伴的只一兰舟而已!本是为消愁而来,怎奈却是愁更愁,相思之情不禁更重更浓。

看到鸿雁,词人想象着也许是丈夫托鸿雁捎来家信,她把苏武雁足传书的典故巧妙地融于眼前的情景之中,自然妥帖,余味无穷。我们可以设想:词人甚至会猜想丈夫在信中告诉自己归期、行程,那种企盼之情溢于字里行间。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看到雁群飞回故里,自然会强化企盼丈夫回来的心绪。我们似乎看到词人独自凭栏远眺,柔柔的月光洒满西楼,雁字回时,那种清冷,那种孤独,那种寂寥,怎可言传?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下片是词人抒发内心感受,直抒相思之苦。

词人用花自飘零水自流起兴,这既是写她在舟中所见,也是她的内心所感。花飘水流本是物之自态,却使词人触景生情:流水落花无从体味她的情怀,依旧我行我素地流走飘落,这更增加了词人的伤感与凄凉。句中自用得最妙,词人移情于物又借物抒情,正如屈原所说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表达 了对韶光易逝的感慨。这样,词中的感情就使人觉得比单纯的思念更深入了一层,更富有暗示性,给读者留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更增添了感染力。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是直接抒发相思之情。词人把夫妻双方合起来写,这是她设身处地地想象丈夫也如自己一样深深地思念着对方,可是空间上的距离使二人不能相互倾诉,只好各自思念着、愁闷着。这也是女性特有的细腻之处。

但是这只是铺垫,词的主旨落在最后两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上。相思之情要用计来消除,却又无计可消除,可见相思之深之苦。眉间心上,斩不断,理还乱。我们可以从中体会到词人的万千愁绪,这与她的只恐双溪舴艨舟,载不动许多愁有异曲同工之妙,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通观全篇,词人以细腻委婉的笔触抒写自己对丈夫的绵绵不绝的相思之情,用平常无奇的文字表现新奇的意境。此词是李清照细腻深婉的风格的最好诠释,也使《一剪梅》成为李清照的代表作之一。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题记】

李清照自幼聪颖过人,当同龄孩子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攀坐在父亲膝头嬉戏的时候,她已经能将几百首古诗倒背如流了。豆蔻年华的她,执笔属文,展卷吟诗,谈吐优雅。临帖学书,她写得一手秀丽的小楷,铁划银钩;赏画舞墨,她作得柔美的翎毛花卉,栩栩如生;通音晓乐,她弹得悦耳的天籁之音,婉转流畅。

春去秋来,秋水伊人已嫁作人妇。两人情深意浓。丈夫喜欢金石书画,他们共同校勘、鉴赏、整集签题,指摘暇疵,其乐融融;妻子热衷诗词歌赋,他们一起品味、欣赏、作诗填词,学习长处。丈夫在大学读书,尽管同在汴京城,但是一种相思却平添了两处闲愁。

这天上元佳节,正是丈夫回家的日子。她早早起身打扮。丫鬟推门进来,却见一位头戴绣花儒巾,身着湖色棉袍,足蹬粉底缎靴,风度翩翩的公子静伫于窗前。公子缓缓转身,轻摆竹扇:“在下姓李,不知你家赵公子是否有空?” 丫鬟懵了,夫人房中怎么会出现男子?瞧见丫鬟那傻样,那位公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原来,这位公子就是她。一连串凌乱的马蹄声响起,是丈夫回来了。她附在丫鬟耳边轻声嘱咐了些什么,隐进了侧厅。踏,踏,踏,她侧耳倾听,估计丈夫已迈入客厅了。“公子,一位从大学来的青年公子求见。”“哦,带他进来吧。”她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他了,跟在丫鬟后的她有点兴奋。丈夫见到眉清目秀、气质非凡的“他”,连忙起身让座:“不知公子贵姓大名?”她窃喜,却举止潇洒,作了一揖,答道:“小生与兄素有同窗之谊。半月不见,吾兄为何如此健忘?”丈夫恍然大悟,一把扯过女扮男装的她。小客厅里久久回荡着欢快的笑声,溢满了幸福。 光阴荏苒,转眼间已到秋风萧瑟,桂子飘香的时节,丈夫应友人刘跋的邀请到泰山访古。她无法随他一起去泰山,就帮丈夫打点行囊,备下饭菜,为丈夫饯行,席上她在一幅锦帕上写下了为他送别的一阕《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赵明诚读了此词,登泰山、访古碑的心思已减去一半。人虽离家愈来愈远,心却愈来愈近,身还未到泰山,心却早已在计算归期了。

岁月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流逝了。

然而,厄运却来得那么突然----赴建康任职的丈夫死在刚上任不久的太守府中。丈夫死了,她万念俱灭。然而她还必须活着。她把哀怨而失神的目光投射在床头一卷卷书册上,一个意念愈来愈鲜明地在心头升起----为丈夫整理他所写的有关为金石彝器考证文章,因为这些金石彝器是夫妇两人二十九年来共同欢乐的源泉。

岁月如水,她独自一人带着这些金石彝器走过了许多年头,许多地方。

又一上元佳节临近,她漫无目的地独行于热闹的街道。夕阳如醉,思绪泼洒出很远很远,她想起了那年上元佳节自己男扮女装的事情。然而炮仗噼啪,孩童欢笑的声音却把她拉回了现实。冷风潇潇,落花飘飘,泪水已盈满眼眶。她踏着细碎的花瓣残骸,仰视苍穹,低吟出一首《永遇乐•元宵》: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落日熔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

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

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

如今憔翠,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低下,听人笑语。”

晚风撩乱了她的鬓角,她像一尊雕塑久久凝视远方,思泪难晴。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原文翻译及赏析(一剪梅红藕香残簟秋解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tt5c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